啊浅

甜饼制造机。
热度属于他们。

【博君一肖】弟弟养大了就是男朋友

#我真的不会起标题啊啊啊你们笑吧

#点开看机灵小赞超秀骚操作

#甜不晕你算我输

#AU向 伪骨科养成系

#别人家的父母系列

#ooc我的锅






 

1.

 
  

名牌大学研究生、品貌双全还家境殷实,人人艳羡的青年才俊肖战,日子过得远不如他人所以为的那般滋润。

最近,他也打开了自家那本难念的经。

 
  

小六岁的宝贝弟弟自从上了高中,意料之外情理之中地逐渐进入叛逆期。近一个月尤为严重,话不好好说,饭不好好吃,甚至有天回家带着伤——肖战想起一次头疼一次。

 
  

他的家庭情况有些特殊。

 
  

被误诊为不育,养父做主领养了在孤儿院呆了三年的他,没想到三年后养母怀孕,一家三口变成了一家四口。

养父养母对他是实打实的好,不曾因为有了亲生儿子便苛待他。肖战看在眼里记在心里,感激父母,把弟弟宠上了天。

 
  

谁想到,弟弟顺利考上重点高中没多久,父母说什么养孩子二十年养累了,需要休息,拍拍屁股环游世界去了,逼得肖战大学没毕业就开始又当爹又当妈。

 


 

2.

 
  

17岁的王一博有了人生第二个真正意义上的秘密——他喜欢上了大摩托。

 
  

可是兴奋了没多久,他就想起自己的第一个秘密——秘密不是个好东西,保守秘密太难了。

 
  

面对他哥“弟弟大了,不听话了”的失落眼神,他不得不硬着头皮,把嘴闭紧。

 
  

“谁懂我的煎熬?我太难了,真的太难了。”

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——《少年一博之烦恼》

 


 

3.

 
  

肖战眼疾手快,拦住扒两口饭就扔下筷子埋头往房间冲的弟弟,下了最后通牒:“咱俩今天必须好好谈谈。”

 
  

“谈什么啊,没什么好谈的吧。”少年眼神飘忽闪躲,看不出情绪。

 
  

肖战深吸一口气,祭出杀手锏:“不谈,我国庆就住学校不回来了。”

 
  

王一博闻言猛地抬起头,“你不过生日了?!”

 
  

“过!当然过!你不愿意给我过,有的是人等着呢!”

 
  

话音未落,肖战就后悔了。

弟弟眼中的惊讶与受伤仿佛一张刀片,在他心口狠狠一刮。

 
  

不待他反应,少年扭头就走。

 
  


4.

 
  

冲回房间后,王一博一脚踹翻拼了大半个月的模型,然后甩掉拖鞋,上床用被子把自己裹了个严严实实。

 
  

半人高的城堡承受不住少年人的怒意,顷刻间坍塌破碎。迟一步进来的肖战看在眼里,心中明白了七八分,又是后悔又是愧疚,赶忙凑上去哄。

 
  

“一博?哥错了,哥跟你道歉,哥说话不过脑子,我弟肚里能撑船,不跟哥哥一般计较,嗯?”

 
  

床上鼓起的小山包纹丝不动,只有声音闷闷地传出来:“你走!”

 
  

带着哭腔还带着奶味儿的少年音又是可爱又是可怜,肖战心疼得不行,索性使用武力,硬是把人从被子里剥出来。

 
  

年龄差摆在那,王一博自然打不过他哥,也不愿意跟他哥打,很快就撒了手,别过脸不看他哥,继续生闷气。

 
  

通红的眼眶和紧抿的嘴唇却暴露得很彻底。

 
  

肖战又走到王一博面对的方向,弯下腰,伸手慢慢顺好弟弟凌乱的头发,边顺边哄。

 
  

“哎呦,我的崽崽还哭鼻子啦?”

 
  

“没有!”王一博又扭头,带着哽咽的声音毫无说服力,“别叫我崽崽!”

 
  

肖战见状,索性挨着弟弟坐下,把人往怀里摁,“唉,我知道,崽崽大了,不要哥哥了。”

 
  

王一博又炸了:“放屁!是你不要我!”

 
  

见他挣扎,肖战心思一转,松了劲儿,扭头叫屈喊冤:“恶人怎么还先告状呢!你看看你高二这不到一个月,陈老师给我打了五个电话了!”

 
  

“人家都住校,是你说舍不得哥哥,想回家。哥哥辛辛苦苦给你弄个走读,你倒好,每天七八点才回来,回来就急着往房间里冲,那天纱布裹着胳膊还躲在房间里不让进,你想想哥哥得多难受,啊?”

 
  

“你看看还有哪个大学生天天往家跑?我回来你又不着家,这一个月给你做的饭大半都喂了垃圾桶,换你你高兴?”

 


 

5.

 
  

王一博发现他哥说着说开始哭,傻眼了。

 
  

着急忙慌拉着衣袖给他哥擦眼泪,“哥,哥你别哭,我错了,我知道错了。”

 
  

肖战,好懂他弟、好会卖惨一男的。夸大事实噼里啪啦一通说,必要时声泪俱下,顺利抢占道德制高点。

 
  

怕弟弟看到他无法自抑的笑容,肖战顺势把头埋进王一博肩窝,藏起了眼中的得意。

 
  

可怜的单纯弟弟还以为他哥肩膀颤抖是哭的不行了,惊慌失措连声道歉,还拍拍他哥的背以示安慰。

 
  

殊不知,他哥差点笑倒在他怀里。

 


 

6.

 
  

过了许久。

 
  

肖战整理好表情,清了清嗓子,抬起头:“总之,今天是我不对,我跟你道歉。但是哥哥也希望王一博同学能就近日表现作出解释。”

 
  

王一博同学早没了先前那份理直气壮,磕磕巴巴道,“我,我不是给你拼生日礼物吗,所以才一直呆在房间里。”

 
  

“还骗人!你要真着急我的生日礼物就不会天天不着家!”肖战瞪眼。

 
  

一阵沉默。

 
  

王一博很是心虚。

暑假被同学带着去车场看了看,谁知道一看就出不来了。他还好,家里确实管的不严,同学家里人他发现玩摩托,直接判了死刑,搞的他也跟着紧张。

 
  

他哥还在盯着他。

 
  

不管了,反正哥哥和大摩托掉进水里肯定得救哥哥。

王一博闭了闭眼,心中悲壮,准备招认。

 
  

可这时,误会他不愿意坦白,肖战又开口了。

“哥哥不是说过吗,你想要什么,哥哥都给你,喜欢什么,哥哥都支持你,崽崽,别让哥担心,嗯?”




 
  

7.

 
  

一句话把王一博的思维彻底带偏。

 
  

“我想要什么,你都给我?”刚过变声期的少年嗓音带着磁性,低沉得恰到好处。

 
  

“我能给的我都给。”

 
  

“说话算话?”

 
  

肖战察觉到王一博不同寻常的郑重神色,略一迟疑,还是斩钉截铁道:“说话算话。”

 
  

“那…我想要你。”

 
  

王一博侧头,突然袭击,吻上肖战的唇。

 
  

王一博的第一个秘密是,他的初恋,是他没有血缘关系的哥哥。

 


 

8.

 
  

17岁的少年光有胆子,动作生涩得不行,却也将炽热的心意剖的明明白白。

 
  

肖战愣了半天,终于回过神,用力地推开几乎要压在他身上的少年,抬手擦了擦嘴唇,很是震惊。

 
  

“不要跟哥哥开这种玩笑!”

 
  

“我没在开玩笑。”

 
  

王一博直勾勾的眼神充满侵略感,让肖战有些慌张。他深吸了一口气,努力平复心情:“我就当你在开玩笑,我们不可能。”

 
  

“为什么?”

 
  

对峙间,肖战越发头疼。到底是二十出头的青年,成熟稳重都是有限的,他看着弟弟眼中的坚定,焦躁地提高了音量,“因为我是你哥!你让爸爸妈妈怎么想!”

 
  

“是妈妈说,我可以爱我想爱的任何人。”

 
  

总是以父母开明教育为傲的肖战一下被噎的说不出话。

 
  

“你不是也说,你会永远爱我吗?”

 
  

“这不一样!”

 
  

“为什么非要分得那么清楚?如果你不是我哥,我也不会爱你。”

 
  

肖战的情绪慢慢稳定,控制音量:“那就是你误会了。你还小,你还不懂爱情。”



 
  

9.

 
  

少年出乎意料得冷静,一步步逼近他,像是瞄准猎物的野狼,步步为营:“好,你大,你告诉我什么是爱情。”

 
  

肖战呼吸一滞——不知不觉间,面前的少年都快跟他一样高了。早已长开的眉眼清雅俊逸,五官皆是雕刻似的精致,墨色沉郁的瞳孔更是如同黑曜石般引人沉溺。

 
  

仔细想想,小时候顾着学习,大点儿开始顾着弟弟,而弟弟对他周围的女同学都很是排斥,他自己也没那份心思,几段桃花不了了之。说起来,他都研一了,也没正儿八经谈过恋爱。

 
  

思及此,他有些无奈:“我不知道。”

 
  

“既然不知道,那你就别教育我了吧?”

 
  

锋芒毕露的少年让肖战生了退意。

 
  

“好,我不说了,今晚你自己睡吧,我回学校了,我们都冷静冷静。”

 
  

到底还是心软,走到王一博房门口,他又扭头:“客厅灯我留着,你有事给我打电话。”





 
  

10.

 
  

回到研究生公寓,室友不在。

 
  

坐立难安的肖战顾不得时差,一个电话拨给了母亲。

 
  

“妈,您和爸回来一趟吧,我真的,真的不知道怎么办了。”

 
  

“哦,这样。”

 
  

“您怎么一点儿都不着急啊?”

 
  

“至少证明一博眼光挺好的呀,教育很成功。”

 
  

“您别开玩笑了!”

 
  

“没开玩笑,在不违规违法的情况下,你可以爱你想爱的任何人,战战,妈妈也是这样教你的呀。”

 
  

“可是…”

 
  

“自私地说,你是什么样的孩子,我很清楚。如果你和一博在一起,不仅是他赚到,也是我和你爸爸赚到。说起来,我辛辛苦苦养了二十多年呢,凭什么便宜别人家啊?”

“何况我再问你,你那么宝贝你弟弟,真就能随随便便放手?”




 
  

11.

 
  

肖战怎么也没想到,一通电话打下来,竟然会是这样的结果。

 
  

他放不开。

感情很诚实,不能掩盖不能逃避。

 
  

心慌意乱之下,他满脑子都是王一博。

 
  

长成翩翩少年后,他弟还是很黏他。

 
  

会在他做饭时从背后抱住他,把头搁在他肩膀上乱蹭,说做梦了梦里全是他。

会拉他去看他打球,中场休息时跑到他身边展示自己的一双脏手,然后抬着脸等着他给擦汗。

会在最骄傲的年纪认怂,承认自己怕黑怕鬼,只为赖在他房间不走。

 
  

肖战又想起那个甚至不能称为吻的亲吻,忍不住伸手摸了摸嘴唇,嘴角渐渐上扬。




 
  

12.

 
  

课间,高二一班。

 
  

王一博很烦,非常烦,写在脸上的烦。

 
  

他哥已经三天没回家了。

每天只说早安晚安,打电话不接发微信不回。

 
  

三天前的那个晚上,他爸从非洲的某个犄角旮旯发来贺电,给他加油鼓劲又警告他不许胡来,搞的他陷入如今这个进退两难的局面。

 
  

王同学连续三天的低气压显然给同学们带来了不小的困扰。于是跟他最铁的汪同学被推了出来,力求为他排忧解难。

 
  

听完王一博的烦心事,汪卓成神秘一笑,来了个损招。




 
  

13.

 
  

“家里停电了。”

 
  

肖战一下午都在跟导师聊天,看到这条微信时,天几乎要黑了。

 
  

冲出学校打到车,他急忙给弟弟打电话。

 
  

“喂?你在哪?”

 
  

“在家。”

 
  

“我一时半会儿可能回不去,你先出来吧,有钱吗?找个地方先吃个饭。”

 
  

“我不出去,出去你就不回来了。”

 
  

少年人奇怪的执拗让肖战哭笑不得。

 
  

“行,那你至少到家门口吧?迎接迎接我?”

 
  

肖战回到家时,王一博正蹲在门口玩手机。见他回来,站起身直接扑进他怀里,头埋在他胸口,圈着腰的双臂越收越紧。

 
  

心软得一塌糊涂,肖战抬手揉了揉弟弟的头发,“好啦狗崽崽,先松手。”

 
  

“不松,松了你又跑。”

 
  

“我不跑,我保证,咱们先进家,好不好?物业有没有说几点恢复?”

 
  

王一博依依不舍地撒手:“八点。”

 
  

肖战一摁手机——七点五十。

 
  

“那进去吧,吃饭没?”

 
  

“没。”

 
  

二人一进家,灯就亮了。

 
  

“想吃什么?哥给你做。”肖战卷起袖子准备进厨房。

 
  

“想吃你。”王一博嘴角的坏笑还来不及收敛,就挨了他哥一个爆栗,立刻呼痛:“哎呦!”

 
  

“别给我欠啊,惹我火了国庆不带你出去玩了。”

 
  

“你要带我出去玩吗?!”王一博眼睛一亮。

 
  

肖战没好气道:“是啊小祖宗,不是你说想去新疆?机票都定好了。”

 
  

“就咱俩?”王一博双眼放光,活脱脱一个当代司马昭。

 
  

还是有厚厚的亲哥滤镜,肖战竟觉得弟弟这样也挺可爱,不搭话,转身笑着进了厨房。



 
  

14.

 
  

粘人精飞快地跟进来,扯扯他的衣角。

 
  

“哥,那咱俩的事儿?”

 
  

“咱俩啥事儿?”肖战有意逗他。

 
  

王一博委屈巴巴:“你不给我个名分啊?”

 
  

肖战笑着再赏他一记爆栗,“你个未成年,名分什么名分,没有名分!”

 
  

肉眼可见的情绪低落,王一博闷闷地不说话了。

 
  

还得他哥哄。肖战走到他跟前,撩起他额前的碎发,落下一吻。

 
  

“等你成年的。”

 
  

像是一下充满了电,王一博兴奋地问:“成年了怎样?”

 
  

“成年了我就…勉强交个男朋友吧。”

 
  

“不勉强,”王一博抿嘴甜笑,像往常一样抱住他哥:“我一定努力,以二十四孝好男友为榜样。”

 
  

“你自己说的啊,到时候做不到别怪哥揍你。”

 
  

两人相视一笑。

 
  

“要是哪一天你不喜欢我了——”

 
  

“没有那一天。”王一博十分果断,“爸说了,我们家男人都长情,死心眼,一条路走到黑。”

 
  

肖战笑着叹了口气:“行,哥信你。”

 
  

“唉等等,差点儿忘了,你还没说你早出晚归干什么去了!哎你别跑!小兔崽子!”




 
  

15.

 
  

两年后。

 
  

得知两人修成正果,王太太十分满意,“带”上儿子们去了日本——只包住和包往返机票,动不动就不见人影的“带”。

 
  

温泉酒店大堂。

 
  

“这次还是,爸爸妈妈一个房间,你们一个房间,没问题吧?”

 
  

肖战还没反应过来,王一博先开口了:“可是为什么不是一个套间?以前不都…”

 
  

王先生恨铁不成钢,用恶狠狠的眼神封住儿子的嘴,皮笑肉不笑暗示道,“因为爸爸妈妈要享受夫妻生活啊!你,没,有,的,那,种。”

 
  

“…扎心了老爹。”王一博语塞,转头看到耳朵腾一下红透的哥哥,若有所思。

 
  

妈妈气势汹汹杀了出来:“你说什么呢老王?怎么跟孩子说话的!你个老不正经的!你给我过来!”

 
  

看着爸爸四处乱窜,两个孩子在一旁为妈妈加油鼓劲,笑作一团。




 
  

16.

 
  

一进房间,王一博就一个壁咚逼的他哥贴在墙上,两人额头相抵,鼻尖贴着鼻尖轻轻磨蹭:“哥,你听听刚刚爸说的话,太过分了。”

 
  

两人的气息交缠在一起,周围的空气变得旖旎暧昧,四处都是粉红泡泡。

 
  

肖战迎上少年直勾勾的眼神,其中直白炽热的爱欲渴求尽数显露,让人脸红心跳。肖战不自在地扭头,轻声道:“别闹。”

 
  

“没闹,”年轻的恋人不依不饶,撒娇似的在他脖颈和锁骨间又亲又啃,“想要你。”

 
  

肖战被逼的节节败退,几次深呼吸,下定了决心。

 
  

“好,你想要的都给你。”

 
  

他主动送上他的唇,引颈就戮。



















 
  

*这篇还有预计两个(或以上)番外,对你没看错我给一篇一发完搞了两个番外,骨科太好嗑了停不下来啊!预计分别是温泉后续(24k纯车)【已完成,不好意思写完发现和温泉没有半毛钱关系QAQ】

&论坛体:W姓校草在外面干什么你们知道吗(24k纯糖),以及论坛体:肖总是金屋藏娇了吧?

*大家对我上篇的支持比我想象的要多得多的多,受宠若惊感谢各位姐妹!百香果冲鸭!

 

评论(143)

热度(6531)